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思想交流 > 经验荟萃

整合资源抓普法

2020-06-30 16:53:50 来源: 自创 作者: 何平
摘要: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疫情期间开展青少年法治网课创新案例

一、法治网课案例背景

(一)依法治县很需要。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:“要全面依法治国。”古蔺县委、县政府决定:“将依法治县作为一项重大的系统工程来抓。”推进依法治县,需要全员参与。开展法治教育,主阵地是学校。因此,我们要让每一个中小学生都接受必要的法律知识教育,养成从小学法守法的意识和观念,并学会用法律保护自己和保护他人。法治网课的开展,在让广大未成年人得到提高的同时,力求起到“教育一个学生,影响一个家庭,带动周边民众”的作用。

(二)关爱明天很需要。古蔺县第四届“关爱明天·普法先行”教育活动已于2018年9月启动,力求引导广大青少年牢固树立崇尚法律、遵守法律的意识,增强法治观念,逐步提高青少年整体法律素质,从而扎实推进“七五”普法教育工作。当前传统的法治教育课堂,老师在台上讲得天花乱坠,学生在台下听得昏昏欲睡。而法治网课的开展,不仅能成为课堂教学的有效补充,还能让一些更新颖奇特、更贴近生活的东西吸引广大青少年注意。

(三)疫情防控很需要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,学生长期宅家,难免产生焦虑和躁动,很有必要对他们进行必要的法律知识宣传和心理健康辅导。由于活动范围很小(一般仅限于小区或邻里),很多青少年(特别是“留守儿童”)因为自控能力相对较差、甄别能力不是很强、缺少老师有效引导等原因,难免会用一些“极端”的手段让情感得到宣泄,让他们通过网络的“以案释法”“现身说法”等形式,能起到很好的“自我提醒”和“自我调适”作用。

二、多种模式同时运行

(一)钉钉软件唱主角。疫情期间,“钉钉”这个平台已为广大青少年熟知。把软件下载安装在手机里,就能进行语音交流、视频对话等,有无线网络的地方都可以使用。从二月下旬到四月上旬,县法院、县检察院陆续开播法治网课12场,受教师生10余万人次。不少学校还把授课实况全程录制下来,放在资源库中供学生随时点击浏览。在后台,老师能清楚学生是否在线,可有效进行上课提醒。课后,还可以随机进行远程跟踪采访,确保“不让一个落下”。

(二)共享课堂覆盖宽。2019年以来,古蔺县整体推进共享课堂,现已完成全县40间主讲教室,130间听课教室的建设,覆盖县内所有乡镇,实现了区域课堂互联互通。它的运行模式是:教师在一间教室上课,线下有169间教室的上千名学生听课。课上,授课教师与所有学生都能实现“面对面”交流、互动。学校同样可以录制授课实况,通过多媒体影响到更多的人。6月2日,检察院在古蔺三小通过共享课堂开展的禁毒教育,就让全县四到六年级3万余名学生受教。

(三)多个平台打补充。疫情发生后,很多法律工作者、退休老教师总是“不甘寂寞”。他们通过微信、QQ、钉钉等软件,积极参与青少年法治辅导;依托多彩古蔺、古蔺郎网、古蔺融媒等媒体,适时推送法治教育信息;借助朋友圈、老乡群、阅同城等平台,多方分享法治心得体会……在义务参与小区值班值守期间,关工委法治团多名“五老”还有针对性地讲解法律知识、开展咨询服务、调解矛盾纠纷等,其和蔼可亲、一丝不苟深受广大青少年喜欢。

三、运行效果非常乐观

(一)大范围减少聚集。开展法治网课,倡导深入浅出、循循善诱的方式,力求用通俗鲜活的语言和生动典型的实例,体现教学的互动性和趣味性,增加吸引力和感染力,提高法治教育的针对性和实效性。学生宅家就能接受法治教育,是疫情防控的需要,更是学生成长的需要。当前,手机、电脑已不再是“奢侈品”,无线网络早已进入了千家万户,这能让青少年“足不出户”就能“资源共享”。减少了外出、避免了聚集、接受了教育、收获了提高,打造了多赢的局面。

(二)大幅度节约师资。一个“老师”就能影响上很多学生,这就是网络直播的先天优势。学生的法治教育一般由班主任和思政课教师来完成,由于他们的法律专业水平相对欠缺,司法局派出的法制辅导员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到学生中间开展工作,而专业的法律工作者针对不同年龄段的青少年认真备课、认真授课,对学生是一种很好的教育引导,对教师也能起到很好的引领示范。如2月23日,县法院刑庭曾方法官在古蔺中学,就有2000多名高一年级师生受教。

(三)大规模家长参与。疫情防控期间,广大家长也当起了“学生”。他们宅家也很是“无聊”,同时又要监督孩子“上学”,“不得已”就加入了听课的行列。有家长告诉笔者:“之前每天忙于生计,根本没时间接触这些东西,现在是免费听课。特别是授课教师用身边的人和事来融入法律常识,让我们的收获也很大。”据不完全统计,全县有60%以上的家长参与了听课。课后,不少家长还与孩子进行了讨论、交流,甚至就一些法律问题展开辩论、求同存异。

四、几个问题值得思考

(一)运行费用的压力。古蔺县的共享课堂建设,是用“政府主导、企业参与、租赁服务、学校应用”模式运行。服务每年按10个月计费,1间主讲教室为每月1800元,1间听课教室为每月750元,全年全县服务费现为169.5万元。随着更多共享课堂的建成,服务费用还要陆续增加。这对刚脱贫的古蔺,特别是对边远农村薄弱学校来说,无疑是“压力山大”。如何在“享受优质服务”和“减少支出费用”的中间取一个平衡点,就成了当前不得不面对的问题。

(二)沉迷网络的防范。电子产品是家庭的必需品,网络资源是一把双刃剑。青少年利用手机、电脑查找资料、接受网课、收获提高,这无疑是一件令人高兴地事情。然而,网络上的诱人资源、不良信息太多了,能潜移默化地对鉴别能力不强、好奇心理很重的青少年产生影响。有家长说:“让我那姑娘每天拿着手机,我还真是不放心。”也有家长说:“为了生计,我不可能随时守着孩子。”于是,如何对青少年加强网络安全教育引导,也是我们当前值得重视的问题。

(三)家庭社会的参与。青少年法治教育不单是学校和政法部门的事情,需要所有家庭和整个社会也参与进来。有的青少年由于法治意识淡薄,一不小心就会受到“黄、赌、毒、黑”等的侵蚀,有的甚至花样年龄就身陷铁窗。当前、社区矫正、巡回法庭、送法下乡等活动在广泛开展,但在积极融入网络教育、扩大受教对象等方面还有很长的路程要走。如何有效让学校、家庭、社会形成“三位一体”的全网络教育格局,更是我们当前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。

返回顶部